[1008]第十五章 前世债,姜璃下落(番外结局篇)

[1008]第十五章 前世债,姜璃下落(番外结局篇)

有些人,即便轮回转世了,你依然能在梦转千回后,在人群里第一眼认出他的存在。

这种情况,一般发生的话,那个人不是爱人,就是仇人!

慕轻歌睁开双眼,神情多了几分玩味。

她也没想到,会在这里遇到老熟人。仔细想想,他们还真是有缘,而且还是孽缘!

慕轻歌想了想,身影消失在原地。

再出现时,她已经站在一处宅院外。

这宅院规模不小,看上去门第极高。宅院中,一进连一进,庭院之间,错落有致,起伏连绵。

一看,就知道不是一般人家。

慕轻歌缓缓抬头,看到那块匾额。上面写着‘寰琅义府’四个大字。这四个字,代表了什么意思,她没有兴知道。

紧接着,她化作一道流光,便悄无声息的入了府。

现已经入夜,府里开始掌灯,也变得安静了几分。她要去的院落,位于这府邸之中,一个极为偏僻之处。

从位置上来看,就能看出住在里面的人,在府中的地位如何。

一路没有停顿,很快慕轻歌就落在了那偏僻小院的外面。

小院内,隐隐透出灯火,驱散了黑暗,也带走了几分寥落。

她没有着急进去,而是站在外面,听着里面挥动兵器的声音。这是有人正在院中练武,而且动静不大,似乎是不想引起这府邸里,其他人的注意。

慕轻歌挑了挑眉,似乎有些意外。

她所熟悉的那个人,从来都不知道低调为何物。怎么重生了一回,反而学会了低调和蛰伏?

‘有点意思。’

慕轻歌嘴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,消失在原地。

等她再出现时,已经出现在前面,一处极为热闹的院落外。一群美婢正端着菜肴和酒水,朝那热闹的院落走去。

她们脸上笑容动人,神情殷切,越发的衬托得那偏僻小院,如同被世间遗忘一般。

突然,这群美婢身子一怔,定在原地。

慕轻歌出现在她们面前,强大的神识,迅速覆盖过去,所过之处,也将她们脑海中的记忆都窥视了一遍。

这种窥视普通记忆的手段,对于如今的慕轻歌来说,已经是信手拈来。

一阵清风拂过,慕轻歌的身影已经消失。

而那群美婢也恢复了过来,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,继续说笑着,朝那热闹院落走去。

等她们离去之后,黑暗中才渐渐浮现出慕轻歌的身影。

她双手负在身后,望着那灯火通明,笑声不断,热闹非凡的院落,低喃自语:“家族庶出,天生独臂,修炼废材。与天赋过人的嫡兄相比,简直就贱如鞋底泥。尤其是,还有一个被捉奸在床的母亲?”

突然,她笑了起来。“你这一生,还真是有意思啊。”

慕轻歌慢悠悠的走回了那偏僻的小院,路上,她丝毫不担心有人发现她的存在。事实上,以她如今的修为,除非她愿意,否者这个世界的任何人,都不会发现她。

如果说,主世界是这诸多世界中,唯一的神界。那么,以她如今在主世界中的地位,就是神中之神。

走到偏僻院落前,里面的练武声还在继续。

看得出来,练武之人很刻苦。

慕轻歌闲庭信步的走了进去,穿过院门,经过弯曲小径,三间破屋外的院子,已经出现在她眼中。

她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,正在院中挥剑之人,却根本看不见她。

慕轻歌也没有出声打扰,只是走到院中树下,撩起自己的袍角,潇洒坐在树下石凳上,神情悠闲的看着那练武之人。

这是一个年龄不过十六七的少年,左臂空空。

按照那些美婢的记忆,这位庶出的少爷,一出生就是少了一只手臂的。

此刻,他正在用唯一拥有的右臂,握着一把重剑,挥动剑招。

这些剑招有些生涩,好像是自创的。

慕轻歌眯起双眼看着,在那些生涩的剑招中,发现了一些曾经见过的影子。‘能将现代军事中的搏击术,融合在剑招之中,自创招式,霸狼就是霸狼,不愧为组织里的2号尖刀。’

最初感受到霸狼的气息时,慕轻歌也觉得很意外。

虽然之前有过猜测,但那毕竟只是猜测而已。

没想到,这个猜测,居然还有被证实的一天。

当年,霸狼因为嫉恨,设计她被炸弹炸死,而在最后,她也拖着他一起落入炸弹之中,谁也没逃过。

两人算是生死之仇了,活着的时候,彼此了解。死也算是死在一起,所以,她对霸狼的气息,十分熟悉。

哪怕,他已经换了一个躯体,换了一副面容,他的气息,依然逃不过慕轻歌的神识。

她相信,如果自己现在解除自身的敛气,霸狼也会第一眼认出她。

‘难道说,因为那么大计量的烈性炸药,同时爆炸,撕裂了空间之间的链接。再加上我和霸狼都是异能者,精神力异于常人,所以才能穿越异世重生?如果是这样,那么霸狼如今又是第几次轮回?’慕轻歌在心中默默的道。

每个世界的时间差异,让她无法断定这一点。

终于,正在院中练剑的霸狼结束了修炼。此刻,他的呼吸已经开始有些粗喘,肤色也变得红润,甚至在发顶上,都冒着一丝丝的热气。

他朝院中的树下走过来,正是慕轻歌所坐的那棵树下。

当然,他不是因为发现了慕轻歌的存在,而是习惯修炼完毕之后,在树下休息片刻。

树下的石桌旁,只有两个石凳。

石桌上,摆放着一套简陋的茶具,里面泡着的也不是什么好茶。

霸狼渐渐靠近,慕轻歌动也未动。

他走到石桌前,将重剑小心的横放在石桌上,然后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,动作缓慢的喝下去。

剧烈运动之后,不能暴饮。

一些现代的常识,他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来。

近距离下,慕轻歌轻易的看清楚了他的双眼。她看得出来,这双眼里,十分沉寂,深邃。

霸狼对她的嫉恨,从来都不是物质上的。

他对她的嫉妒,来源于荣誉,还有战斗力。她的耀眼,掩盖了他的光芒,也因此引发了他内心深处的黑暗面,动了杀机。

如今的霸狼,慕轻歌依然能从他那双眸子里,看出野心。

只是,这野心并不是在于对家族的传承,也不是对富贵地位的在乎,而是对武力的追求。

慕轻歌清透的眸底,眸光轻闪了一下,渐渐撤掉身上的敛息之术。

正站在石桌前的霸狼,突然看到在石凳上多了一个红衣绝艳之人,双眸倏地睁大,下意识的就抓起桌上重剑,向慕轻歌横扫过去。

一招击出,不管是否击中,他都快速后退,拉出了一个较为安全的距离。

“你是谁?”他警惕的看向毫发无损的慕轻歌,厉声质问。

慕轻歌依然悠闲的坐着,嘴角挑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。“你不认识我了?”

霸狼心中一凛,仔细端望慕轻歌那张脸。

那是一张极美的,让人看了一眼,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脸。可是,他却找不到丝毫记忆。当他看向那双清透的眼睛时,突然从心底升起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渐渐的,因为那双眼睛,他记忆中一张早已陈旧的脸,浮现出来,慢慢取代了这张倾城绝世的脸,与那双眼睛融合……

“是你!”霸狼惊骇的道。在一惊过后,他迅速冷静下来,眸光变厉,从齿缝中,挤出两个字:“龙牙。”

慕轻歌笑了,但是,那绝美的笑容中,却让霸狼心底生寒。

他太了解龙牙!

招惹过她的人,不会有好下场。就连他,即便万分准备,千般小心,终于算计上了她,却也搭上了自己的命。

龙牙的狠,不仅仅在于对敌人的狠辣,也在于她对自己的狠。

这个世界上,没有什么事是龙牙不敢做的。

也没有哪一件事,是他所知的龙牙完成不了的!

她太强!

强到令人无法在她的光芒之下呼吸,所以,他才会忍无可忍之下,想要亲手打破这个神话,让自己解脱。

爆炸之后,他死了,他也认为龙牙绝不可能在那样的爆炸下活下来。在死亡那一刻,他的内心是轻松的,因为他觉得,从此以后,再也不会活在龙牙的阴影之下。

但是,后来他重生了。

当他意识恢复,变成一个天生独臂的小婴儿时,他第一个念头就是龙牙呢?龙牙会不会也以这种方式重新活了?

好在,在之后的十几年里,龙牙没有再出现过,这个让他恐惧到骨子里的人,也渐渐淡出了他的记忆。

然,就在此刻,他以为不会再相遇的人,居然出现在他面前,依然以这么耀眼的方式……

那一身的血红,耀眼如阳,炙热夺目,让人自惭形秽。

“很好,看来你还记得我。”慕轻歌缓缓站起来,神态轻松的向前走了几步。

她故意缩短了霸狼内心的安全距离,让他更加紧张。

“没想到你也重生了。”霸狼沉声道。他身上,有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情绪波动。这很正常,死掉的霸狼,当时已经三十岁了。

他不留痕迹的又向后退了两步,将距离拉开。

“你在怕我?”慕轻歌笑得玩味,又向前两步。继续逼迫霸狼,似乎她只是在玩一个游戏。

霸狼沉默,这一次,他没有再退。“怕?是啊,怕到杀了你。”他的语气有些得意。仿佛,杀过慕轻歌一次,是他上辈子,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战绩。

慕轻歌并未被激怒,“就算是我死了,你依然会带着对我的恐惧,轮回转世。”

“……”霸狼脸色紧绷起来。因为,慕轻歌说的是事实。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很简单。”慕轻歌眉梢一挑,笑得意味难明。“讨债。”

“你一直在暗中监视我?”霸狼突然道。否则,他想不出慕轻歌会突然出现的原因。毕竟,他是那么的深居浅出。除了潜心修炼之外,就是想要躲避慕轻歌。

因为,他不确定龙牙是不是也在这个世界上,这个国度里。

慕轻歌大笑起来。

霸狼看着她姿态风流潇洒的模样,眼中流露出一丝嫉妒。就是这样的龙牙,随便一个动作,都能吸引所有注意力,让四周的一切都变得黯淡。

她的那种自信,强大过本身,让人羡慕、敬畏的同时,也带着嫉妒。

“我只是路过,发现你,也只是意外。”笑罢之后,慕轻歌坦然的看着霸狼道。

路过?意外?

霸狼不会去怀疑龙牙的话,因为他知道,龙牙不屑于撒谎。

最主要的是,她身上流露出来的那种气势……

砰!

突然,重剑从霸狼手中落下,他看向慕轻歌道:“我不是你的对手。既然你说你是来讨债的,那么想杀就杀吧。”

慕轻歌眸光从那把重剑身上扫过,最后落在他身上。她戏谑的道:“我认识的霸狼,绝不是轻易服输的性子。”

霸狼自嘲的道:“曾经的我,自然不认为自己比你差。但是现在……”他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左臂。

作为一个天生残缺的人,作为一个一直未真正踏入修炼之途的人,他拿什么跟龙牙斗?

前世依仗的异能么?

今生,却已经不复存在!

“你放心,我不会占这点便宜。”慕轻歌轻笑道。只是,那笑容,未达眼底。在霸狼向她投过疑惑眼神时,她继续道:“我看你的剑招之中,还保留着曾经所学的格斗技巧。看来,这些年,那些东西你并未荒废。既然如此,我们就用一起学过的东西,清算一下你我之间的旧债吧。”

霸狼一怔,眼中仿佛燃起了希望。他不假思索的道:“好!”

……

一炷香后,霸狼狠狠砸在地面上,浑身的皮肤都被淤青布满,口鼻染血,躺在地上奄奄一息。

慕轻歌依然尘土不沾的站着,潇洒恣意,仪态翩翩。

“我输了。”霸狼握拳,手上沾满了尘土。

他输在了自己如今最强悍的底牌之上,输得毫无还手之力!

慕轻歌虚弹了一下衣袍上的灰尘,居高临下的看着霸狼道:“从此刻起,你我之间的恩怨一勾销。”

她的话,令霸狼一愣,诧异的道:“你不杀我?”

慕轻歌轻笑,毫不在意的道:“为何要杀你?”

说罢,她拂袖转身,消失在霸狼面前。

霸狼震惊的看着她离开的画面,眼神中渐渐凝聚出狠厉的光芒。他怒喊道:“龙牙——!你果然还是那个龙牙,狠辣无情!你让我对你有两世阴影还不够,还想要让我带着对你的畏惧活下去,生生世世!你好狠!”

“被你识破了,若你不甘心,大可以自杀了事,一了百了。我保证,不会再去找你的转世轮回。”夜空中,飘来一句悠闲话语。

‘噗!’

这句话,让霸狼喷出一大口鲜血,昏死过去。

昏死过去的霸狼画面,退出了慕轻歌的神识。她与霸狼之间的恩怨已经彻底结束,从此以后,这个人与她再无关系。

接下来,她就是要继续寻找姜璃的下落。

……

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

寻寻觅觅中,慕轻歌找了不知多少个大千世界,亿万凡界,只要是有诛邪气息的地方,她都要亲自寻找一番。

一晃眼,司慕已经十岁。

大千舟上,那张大千世界的地图,也被慕轻歌绘制得更加详细。

船头甲板上,慕轻歌迎风而立,左右星辉飞驰而过,远处闪烁的星辰,都是一个一个的世界。

司陌出现在她身后,将她轻搂入怀中。一双大手,轻覆在她平坦的小腹上:“小歌儿,我们已经离开主世界七年,在时空中穿梭,找了无数个世界。如今,你身怀有孕,我们还是暂且回去。至于姜璃,我会继续派人寻找,等你生产之后,若是还未找到,我再陪你来如何?”

慕轻歌低头,看着自己腹部苦笑。“这个孩子,来得还真不是时候。”

“小歌儿……”司陌无言以对。

他曾发誓,不再让慕轻歌再受生产之苦。

但是,却经不住慕轻歌的要求,要给司慕添一个妹妹,还是妥协了。

“我原本的计划中,这个孩子应该在找到姜璃之后。”慕轻歌低声道。她顿了顿,又笑道:“不过,离产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还可以再找。”

“小歌儿。”司陌还想继续劝说。

突然,慕轻歌眸光一凝,抬手打断了司陌的话。

“我又感受到了诛邪的气息。”慕轻歌看向前方数万光年之外的那颗淡金色星辰。

司陌摇头笑道:“这已经不是第一次。”

“不,这次不同。这次的感觉十分强烈,而且……诛邪上还有姜璃的气息。”慕轻歌仔细感应后,双眸突然迸发出精光。

司陌也因为她这句话而眼睛一亮。

若是这次真的找到了,那么他们就能尽快返回主世界,也免得他的小歌儿奔波受苦。

“那是什么世界?”慕轻歌指向那颗星辰。

司陌抬手一会,大千世界的地图出现在两人眼前。

他们根据坐标,很快就锁定了地图上的一点。

“九荒界!”司陌说出了那颗淡金色星辰的名字。

(番外终)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到今天为止,《魔妃》的正文和番外,都正式完结!大家一直牵挂的姜女皇到底在哪,也已经公布了答案。

没错,姜女皇就在一个名为九荒界的大千世界里,在那里她会创造她的人生传奇,也会寻找到她的一生挚爱。姜女皇的文里,咱们小爵爷也会出来客串一下,大家期待么?

关于新文的发布时间,请大家继续关注《魔妃》的书评区和通知。也可以关注新浪微博:@潇湘荨秣泱泱

无论是《魔妃》的出版进度,还是新文的进度,都会在微博上第一时间告诉大家。当然,也会在正版群里公布!

最后,还是感恩大家的一路相随,谢谢大家支持!也希望我携姜女皇归来之时,大家会一如既往的支持我,让我们一起去领略属于姜女皇的世界!谢谢大家!

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