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3]第三章 原主之魂,被偷窥?

[3]第三章 原主之魂,被偷窥?

“放心,这具身体里里外外都是女的。”

在慕歌石化到极致,下一秒就要崩塌成灰之时,一道凉飕飕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而起。

声音的回答,对此时此刻的慕歌来说,简直就是犹如天籁。

她迅速转身,寻找开口之人,却也在心中诧异,为何这突来的声音,并未引起她本能的防备意识?

只是,当她看到说话之人时,又愣住了。

“人?鬼?神?”凝着身前半米远的的位置,那飘忽而透明的人影,慕歌十分镇定的开口。

嗯,她是见过世面的,眼前的‘玩意’还不至于吓到她。

那半透明的‘人’幽幽的看了她一眼,神情倨傲的撇开视线,同样冷冷淡淡的说了句:“雀占鸠巢。”

“!”慕歌嘴角隐隐一抽。微眯的眼角仔细打量。

如火焰般耀眼的红袍,说不清材质的轻甲,如墨青丝被玉冠束起,稚气未脱的五官清丽绝伦,灵气逼人。

‘美,真美!’能让慕歌在心中承认这一点,是件不容易的事。只不过……慕歌眸光微闪了一下,暗自惋惜:‘可惜了,眉宇间阴郁之气太重,倒是破坏了这难得的绝色。’

慕歌毫不避讳的打量,惹得那半透明的‘人’讥笑,眼中神情越发的看不起:“迟钝。真想不到,我的身体居然被你这样的人占据。”

呃!

迟钝?说的是她?

慕歌眨了眨眼睛,确认身边没有第三人的存在,如青黛远釉的双眉,才缓缓的皱了起来。

“你不甘心?”突然,慕歌冷笑了一声。

这一人一鬼之间原本和谐的气氛,顿时变得紧张起来。

不甘心?如何甘心?

半透明的原主之魂在慕歌话落之后,明显的表现出挣扎之色,眼眸深处不甘之火熊熊燃烧,却最终无声熄灭。

“不甘心又如何?我已经死了,就算没有你出现,也不可能复活,最终不过腐烂消失罢了。”颓废的情绪渐渐弥漫开来,那种不甘冤屈的哀伤,惹得四周的萤火虫都渐行渐远,不敢靠近。

悲伤并未感染到慕歌,一切好似与她无关,她并不是夺舍别人躯体之人。

点了点头,赞同的道:“这话倒是不假。从某种意义来说,我的出现替你保护了这具身体的不腐。”

说完,还露出一副‘不用太感激我,我的名字叫雷锋。’的神情。

原主脸颊上的肌肉狠狠一抽,对如此不要脸的行为,她只能用冷冷一哼来回应。

“说吧,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是为了什么?想要拿回身体,又或是期待我会因为占据这具身体,而对你产生愧意,从而对你许下什么乱七八糟的承诺之类的,就免了。”知道自己没有由女穿男后,慕歌又回到了之前那种天崩地裂,我自巍然不动的模式。

懒洋洋的丢了一句,也懒得继续清洗,她直接斜躺在草地上,用手肘撑起自己的身子,单腿曲起,潇洒肆意。

她双眸微眯,好似假寐。嘴角噙着的淡淡笑容,令她被脏污掩盖的五官都焕发了新生,赏心悦目,看不出半点狼狈。

原主呆呆的看着慕歌,心中闪过羡慕,还有嫉妒。

她活得好潇洒,似乎这个世间没有什么能够拘住她。肆意而为的生活,她向往过,却不敢奢望。

她不敢,也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,还有压在自己肩上的担子。

稍有不慎,迎接她的,将是倾巢覆灭!

“我也不知,为何能现身与你相见。”原主视线从慕歌身上离开,看向远方。似乎,避开与慕歌的接触,她还能保住几分尊贵和傲气。“但我却知道,七七四十九天之后,我便会彻底消失。”

彻底消失么?这倒是个好消息。

慕歌的眼神,透过半眯的双眸淡淡从原主那半透明的身体上扫过。

这一眼,原主好似完全不觉。她透明的双唇紧抿了一下,望着远方的黑暗自顾的说了起来:“慕轻歌,秦国护国金吾大将军,永宁公嫡孙,世袭爵位继承人。现年十五岁。性格乖张,喜怒难测,洛都一霸。家中,除了爷爷慕雄之外,血脉至亲之人,只剩下姑姑,慕连蓉。拼死护我的五百护卫,是我贴身近卫,这次我们会远离洛都,来到落日荒原的战场是因为……”

慕歌没有打断原主的话,而是仔细的听着。

她重生后,并未接收到原主任何记忆,而此时,原主所做的事,似乎在帮她更好的接收这个身体,用一个新的身份继续活下去。

听完原主的叙述之后,慕歌已经撑起了身体,盘膝坐在草地上。将指间随意拔出的野草碾碎,她道:“这么说来,你这矜贵之躯,之所以出现在这战场之上,是受到了那个谁的恶意挑拨,冲动之下的行为?”

原主紧抿着唇,没有反驳,而是点了点头,却没有注意到慕歌渐冷的眸色。

心脏的位置,突然迅速积蓄了一股怒气,让她本就剧痛的身子骨,如同火上浇油一般。前世,她是一名军人,知道什么叫军人的天职。可是,她此刻却无法接受,那五百名将士之死,是因为这个纨绔子弟的一时意气。

“我欠他们的,恐怕再也还不清了。但,那用心险恶之人,我请求你不要放过。”似乎是因为之前慕歌的警告,原主并未说出什么‘你占了我的身子,就要帮我如何如何的话’,而是直接恳请。

慕歌身上的戾气渐渐散去。

虽然,那五百人保护的不是她,但她却因此受益。试想,若是没有这五百人不顾性命的保护,她夺舍的这具身体早就被射成马蜂窝,她又何来重生?

也罢,这个人情还了便是。

如此想着,慕歌点了点头,算是应承下来。

得到想要的答案,原主垂在身侧紧握的手,也松了下来。若是慕歌不答应,她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“那人为何要陷害你?你这忽男忽女的情况又是怎么回事?”慕歌曲指敲了敲草地,挑眉问道。

原主怅然一笑,有些失落,骨子里的傲气,也在这一刻消散。“只因我贪恋了不该奢望之人,别人看不惯,自然要教训一番。却不想,这一番教训要的是我的命。若此时此刻,他知道我已经身死,不知可会……”

“喂!没时间听你那些情情爱爱的事。”慕歌出声打断,嘴中却嘀咕一句:“小小年纪,居然早恋。难不成刚穿过来,就要面对烂桃花吗?”

话,虽无情。但慕歌却清楚的感受到原主对那心恋之人的不舍。

只是,那个人,值得吗?

恐怕这个答案,慕轻歌也会自我逃避吧。

算了,值不值得,只有日后相见之时,才会有结果。

此刻,慕歌更关心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情况。

“我本为女子之身,可是为了爷爷,为了慕家,我却不得不收起红妆,扮作男儿。我能掩饰身份,并非我扮得唯妙唯俏,而是因为一件母亲留下的幻器。便是你左耳上那枚紫色耳钉。”原主说完,眸光落在了慕歌左耳之上。

“幻器?”慕歌抬手,指间摸到了那紫色耳钉之上。就是这小东西,让自己忽男忽女?

原主又道:“你左耳上的这件幻器,恐怕整个临川大陆也是独一份。我不知道母亲从何得来,只是知道,这件幻器能够改变宿主性别,犹如障眼法般,令人难分真假。此刻,幻器受损,自然会导致身体变化。不过,只要过了这一夜,幻器自会修复,明日清晨,你便是慕府的少主,永宁公的世子,世袭的小爵爷。”

原主说完,半透明的身体竟然越来越模糊。

“喂!”慕歌一惊,倏地站起来。

“今夜说得太多,我有些累了。这四十九天,我会跟在你身边,需要时,唤我便可。”话音消散,慕轻歌的身影也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“就这样走了?”慕歌眉梢轻挑。清冽透澈的双眸环视一周,确定慕轻歌不在后,才抬手摸了摸左耳上的耳钉。

紫色的耳钉,此刻有些黯淡无光。但是在慕歌的接触下,却诡异的闪过一道光泽,仿佛拥有生命一般。

“居然有这种神奇的伪装,看来这个世界不会太无聊了。”放下手,慕歌开始解开自己身上破损得厉害的衣袍。

慕轻歌突然出现,打断了她清理自身的想法。此刻,心中疑惑消除,在月色之下,倒是可以好好净身。

脱掉外袍,轻甲。慕歌只裹着贴身的亵衣站在齐膝的溪水中,用破布擦拭身体上的血污。

寂静的月夜,星辉不见,只有月的清华落在她身上,微风吹过,只留下水珠落下的声音。

突然,一股异香夹杂在风中而来。

慕歌动作一顿,双肩紧绷,瞬间分辨出香味飘来的方向,冷声喝到:“出来!”

求收藏啊!收收收收收~!

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校花的全能保安

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