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41]第141章 小心我扶你掉沟里

[141]第141章 小心我扶你掉沟里

罗氏和夜阑珊等皇上指婚等了一晚上,全程忐忑不安,食不下咽,曲不入耳。

夜阑珊刚才在映梅楼里本就吓得不轻,竟然看到四皇子对自己拳脚相加的场面。他不止怀疑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不是他的,还指责她,说她是个扫把星。

自来娇纵的大小姐其实已经不似之前那么想嫁入吉王府,却也自知,如果不嫁,夜家容不下她,她母亲罗氏也容不下她。

一个身影如鬼魅般窜到夜家那一桌的后面,挤了个小脑袋过来笑嘻嘻的,“祖母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夜老夫人刚才的确受了惊吓,吃了救心丸,又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劲来。

她瞧着这刚怼了皇上的长孙女跑过来,不由得用手作状狠拍一下她,“你哟你哟!胆儿肥的,皇上问你话,你也敢顶嘴!”

夜风华眨眨眼睛,“祖母,我那是回皇上的话,不是顶嘴。您没听刚才皇上都夸奖我了呢!”

夜老夫人无奈地笑笑,“你整天横冲直撞会闯大祸的,要学会处事妥帖。”

“孙女记下了。”夜风华乖巧又狡黠,用手扯了扯夜阑珊,“嗨,阑珊妹妹,你很快就要入主吉王府了哦,以后有什么事儿多多担待。”

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大谄媚,使得夜阑珊刚刚还在烦恼嫁过去以后的种种责难,现在却受用得很。

她瞥了一眼夜风华,端着准吉王妃的架子,扬着骄傲的下巴,“好说。”

嘿,给你脸了!夜风华仍旧笑嘻嘻的,丝毫不生气。

罗氏却是在没有真正站稳之前低调多了,比她女儿会做人,“明安王妃客气了!以后阑珊还要仰仗您多多扶持。”

“好说好说。”夜风华又把这俩字儿双倍还回去了,气得夜阑珊偷偷翻白眼。不过,她还有句潜台词外加一串反派笑声,小心我扶你掉沟里,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夜庸听得心烦,皱着眉头低声斥道,“八字没一撇的事儿一直挂在嘴上,是想惹来杀身之祸吗?”

罗氏最近受够了相公的冷遇,闻言并不示弱,只是闷哼一声,冷冷一笑,便扬起头等待皇上给女儿指婚。

她若没有足够的把握,又怎敢兵行险着,一意孤行?

她相信凭借手里握着的把柄,足够让颐妃娘娘使尽混身解数,求得皇上允婚。

以颐妃娘娘的出身来看,她比夜家更看重荣华富贵,更不想从天上掉到地上,摔个粉身碎骨。

不过,她只猜对了一半。

那会子,皇帝与太后已经商量妥当,以一种非正式又有点正式的方式进行了指婚。

所谓非正式呢,是没有当场下旨。而又有点正式,是皇帝金口玉言,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,无法再收回来。

可他指婚的对象并不止是兵部尚书夜庸的长女夜阑珊,还有户部尚书高庭远的长女高凌兰。

两个侧妃,同时嫁入吉王府。

在场的人都咋舌,啧啧,四皇子到底是有多得皇帝喜爱啊!一指指两个,忙得过来吗?

不止罗氏惊讶,连夜风华都惊呆了。

金口已开,一切已成定局。夜老夫人带着夜庸和罗氏以及夜阑珊全体谢恩。

高家也如此,一顿错愕后,上前跪领圣恩。

罗氏恨得咬牙切齿,面上还得露出欣慰的笑容,与颐妃娘娘上演你好我好大家好的戏份。

其实算起来,颐妃并没诓罗氏,反倒是罗氏要挟于她。

颐妃娘娘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典型。她出身贫寒,早先并不叫刘盈。

至于到底叫什么,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。只是因为生得美貌,又机缘巧合得了专人教养,学得一身侍候男人的本事。

她当初低贱时,名为盈儿,被人送给了当时还是吏部尚书的刘忠庆。

刘忠庆是个极爱惜羽毛的人,从来不愿意在男女之事上授人把柄。加之他夫人娘家为他仕途铺路,早年他就答应过不再娶妾室。

可刘忠庆见到盈儿后,却难以自持,遂将其收为干女儿,带入府中,正式取名刘盈。

两人表面情同父女,背地里却是暗通款曲。

不料,没苟合上一两年,刘盈却在刘府中偶遇了皇帝。

刘忠庆那阵病了,连着几日没上朝。皇帝亲自来他家探病,只是微服,并不张扬。

可刘盈还是从皇帝的衣饰上看出这是个非富即贵的男子。加之男子年轻俊朗,自不是刘忠庆那样的老头子可比得。

她是个心思灵活的,立刻抓住机会,又是媚眼横飞,又是媚态撩人,直把个皇帝撩得跟惨绿少年一般火急火燎。

连着几日皇帝都跑来刘忠庆家探病,感动得刘尚书以为自己多入得皇帝的眼。

直到刘盈来跟刘尚书坦白,说她跟此男子已成就好事,望干爹成全。

刘尚书这才知道,皇帝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他给绿了。

事已至此,他还能说什么?还敢说什么?他最担心的却是,自己先染指了这个女人,以后皇帝追究起来,怕是要诛他满门。

刘盈这才知道,那人竟然是当今皇上。不由得大喜过望,“大人,从此以后你就是盈儿真正的干爹。只要你肯保密,再把这府中知情人收拾干净,盈儿自然有办法让皇上以为他才是盈儿的第一个男人。”

刘尚书被刘盈这番话惊呆了,转头就将府里的人大洗底,该杀则杀,该遣则遣,总之来个全换血。

这下子,刘盈便真成了刘尚书的干女儿。

后来刘盈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入了宫。待刘尚书到了退位之龄,皇帝念在他是刘盈的干爹,便封他为少傅。

本来这些往事过去了多年,尘封得颐妃娘娘自己都差点忘记了。

只是总有那么些人要在关键时刻跳出来提醒,她曾经是多么卑微,多么低贱,必须要靠着脸和身子取悦男人才能一步一步往上爬。

这个人便是罗氏。

罗氏的父亲罗祖敬,当年是吏部侍郎,正好在吏部尚书刘忠庆手下当差。

所以罗氏与刘盈本就是故识。两人虽谈不上要好,却也相安无事。

那晚,罗氏约了刘盈见面,第一句话便是,“颐妃娘娘,您还记得有个人叫王成吗?”

锦鲤王妃爬墙啦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