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3]第3章 明明是个冒牌货

[3]第3章 明明是个冒牌货

东宫侍卫围了王府!

战凌云仿似没听见,随意活动一下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,接过茶杯将盖揭起,浮了浮茶汤。

他一边品茶一边吊儿郎当笑起来,“呵呵,还是太后说得对,近来东宫闲得很,大半夜竟如此关心本王的新娘!”

太子听战凌云提起太后,手轻轻握起,遂又松开,“本宫只想知道,新娘是否安好!父皇和母后,还有皇祖母都极其看重今日王爷大婚,嘱本宫定要将王府的一花一草都护个周全。”

“那就多谢太子殿下派东宫侍卫围我王府。本王还以为太子要抓我回大理寺呢!哈哈哈,看来本王多虑了!”

此话一出,不止太子脸色骤变,连跟着太子同来的一众人等都震惊无比。屋内正清理脸上血迹的夜风华更是心跳加速。

无论是夜家偷梁换柱,还是她因替嫁愤然自尽,都会让明安王爷及整个战家成为南羽国一大笑柄,甚至惹来灾祸。

哪怕皇太后和皇上护着,又怎么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?

不!竟然连东宫侍卫都出动,岂止是笑柄那么简单?

夜风华想起昨晚无意间听到夜阑珊母女的对话,又联想到今日原主被毒死在喜房,瞬间便想通了其中关键。

今晚太子率众而来,打王爷的脸是其次,更要王爷在大喜的日子背上人命,永世不得翻身。

东楼之外寒风凛冽。

夜风华便是在这样惊心动魄的时刻清咳一声,表明老娘没死,让各位失望,真是不好意思。

声音带了丝沙哑,“臣妇多谢太子殿下关心!”

如剑出鞘,破风而来。

太子心头狂跳,新娘竟然没死?

其实太子殿下和夜家小姐夜阑珊之间早就眉目传情,心意互许。谁知明安王爷横插一杠,在之前的宫宴上非跟皇上闹着要娶夜家大小姐。

太子殿下大为恼火,本欲出手干预。可夜阑珊递了信儿,说请他放宽心,嫁与明安王爷的不是她,而是夜家最不受重视的姑娘夜风华。

他这才不动声色,准备在王爷大婚当天,让其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。

临到大婚这日清晨,夜阑珊又递了信儿,说夜风华抵死不从,宁可服下“蓝鹇毒”死在洞房也不会跟了明安王爷。信里还说,昨晚三更时分夜风华已投过一次河。

喜宴上,果然见王府下人神色慌张,太子殿下便猜到新娘已经毒发身亡。所以他故意引人过来抓现形,又安排人手在西楼放火裹乱。

东宫侍卫早已悄然围了王府,只待太子一见到新娘尸体,便下令拿下明安王爷,污他不满夜家大小姐换人而怒杀新娘。手机端一秒記住『笔\趣\阁→m.\B\iq\u\g\eTv.C\o\m』為您提供精彩\小說閱讀。

一旦明安王爷背上人命,就算皇太后再不舍,也会轻则逼他滚回封地永世不得回京,重则发配边陲,客死他乡。

所以太子殿下此番夜访东楼,必是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

算盘打得如此精妙,可为何新娘没死?

他不信!不信服下“蓝鹇毒”的人还能活命!一定是战十七这厮搞鬼,让人冒充新娘!

太子殿下刹那间恢复清风朗月之姿,一派从容,“本宫遣东宫侍卫保护王府,也是为解太后之忧。毕竟王爷性子洒脱,平日得罪的人不在少数。”

言罢,他从怀里拿出一块价值连城的千年血玉,是最近西玉国战败求和进贡而来。

为逼王妃现身,太子咬牙忍痛拿出,“今夜前来,其实不为别事,只因受母后之托,来为王爷王妃送上大喜贺礼。王妃现身谢恩吧。”

战凌云是见惯好东西的人,抬眼一瞄,刹那间竟被夜色下幽深迷离的红晕晃得失了神。

这不正是他前阵子央皇太后要的千年血玉吗?后来皇太后说要得迟了,被人捷足先登,又不肯说出是谁,怕他揪住别人祸祸。

搞了半天,千年血玉到了太子手上。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

战凌云对太子眨眨眼,扬声喊道,“来人,快快侍候王妃妆容整齐,出来谢主隆恩!”

太子牙根咬得生疼。这厮轻飘飘一句“谢主隆恩”,就把他情急之下拿出来的千年血玉,归为皇帝皇后的共同赏赐。以后再想取回,几无可能。

在王府丫环的簇拥下,新娘盛装展颜。月色和烛光瞬间淡去,唯身着大红喜服的王妃灼灼夺目。

眉如远山眼似横波,加之刚刚才死而复生,整个人慵懒柔弱,正是女子最让男人心动的模样。尤其那双黑瞳又圆又亮,如同黑暗中的夜明珠,艳绝美绝。

仪态也是那样风华万千,如同她的名字一般。

众人眼前骤然一亮,齐齐震惊。啊!不是夜家大小姐夜阑珊?那这是谁,竟不比夜家大小姐逊色分毫!

太子早前见过夜风华,只是没想到打扮一下如此美艳惊人。

他脸白如纸,几乎站立不住,哪还顾得风度,冷笑嘲讽,“王爷真是荤素不忌,饥不择食。这根本不是夜阑珊小姐,明明就是个冒牌货!”

王爷瞧着太子一副要吃人的憋屈小模样,不由得大乐,挑了挑那双桃花眼,“本王何时说过要娶夜阑珊?自始至终,本王向皇上讨要的也只是‘夜家大小姐’!”

“夜阑珊明明才是夜家大小姐!”人群中有人忍不住开口,还引得众人一阵窃笑,“莫不是夜家以次充好糊弄王爷好说话吧!”

夜风华声音不急不徐,微一欠身,幽幽叹口气,“阑珊妹妹总误以为自己是夜家大小姐,能风光嫁进明安王府。可不曾想平时随口开个玩笑糊弄一下大家就罢了,到关键时刻,还得翻族谱论资排辈。”

太子咬牙切齿。新娘不止没死,还颠倒黑白,变得能言善辩。

“你胡说!”宣永小侯爷张晋安忍不住驳斥,“这京城谁不知道,阑珊姑娘才是夜家大小姐!”

夜风华冷呲一声,“谁才是真的夜家大小姐,本王妃不屑跟你废话。我就不信,你家的族谱能让人信手改动!”

张晋安涨红了脸,也有点怀疑人生。大户人家都有严苛的制度和规矩,谁敢冒着欺君的罪名妄改族谱?

但绝不能在一个女子面前认怂,还得继续往下杠,“阑珊姑娘明明心系太子殿下,何时想嫁给明安王爷了?”

锦鲤王妃爬墙啦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