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3]第03章金銮殿初见

[3]第03章金銮殿初见

今日的金銮殿早朝延长了时间,原因只有一个,乌景松那个掖着藏着的女儿今天到了京城,现在正往金銮殿来。

乌景松,长帝国的第一强者,居然折损在雪漠边城的雪迷之地,大多数人都为之可惜,衷心为国的人更是痛心疾首,十多年来,有了乌景松,才有了长帝国边城的安稳,如今不用想,也知道,恐怕战争是避免不了了。

可是,乌景松越厉害越完美,就会越被一些人嫉妒,所以朝堂上也有那么几个幸灾乐祸的人,心里打着什么主意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特别是当朝丞相陶彦洵,目光盯着金銮殿威严的正门变幻莫测。

马车在宫门口并没有停,皇上有旨,可以让乌千雪乘坐马车直接进宫。但是战昊他们一行御前侍卫都下马了,跟在马车旁步行进宫。

乌千雪端坐在马车里,侍女白梅身子蹦的紧紧的,看着依然淡定如初的乌千雪,低声道,“这可是皇宫啊,小姐不紧张吗?”

乌千雪看了她一眼,摇摇头,有什么可紧张的,即便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也是有血有肉的人,父亲的位置摆在那里,更遑论他们乌家为长帝国的付出,自己又是父亲仅剩的血脉,无论是那一点,皇上都不会为难自己,至于其他人,皇帝站在自己这一边,他们算什么。

白梅从乌千雪五岁时开始跟在她身边侍候,小姐没有奶娘什么的,所有的事都是夫人亲力亲为,她是乌千雪身边唯一侍候的人。虽然她一句话也没听乌千雪说过,但是她说什么乌千雪都听得懂。四年了,她们之间已经形成一种默契,只要乌千雪的一个眼神她就知道她要表达的意思,当然了,指的是生活中的事。至于乌千雪从小到大总是淡定的跟个小大人一样的性子,让她佩服的同时,也感叹,果然是第一魂力强者的女儿,这气度从小就不凡。

“可是我害怕啊!”白梅拍拍心口。

乌千雪笑了,本就美的跟精灵一样的脸庞仿佛渡上了一层光芒一样,让白梅看直了眼。

乌千雪安抚的拍拍她的手背,摇摇头。

白梅回过神来,心安稳一些了,但是马车一停,她的心又跳了起来。

战昊的声音传来,“乌小姐,到了,请下车。”

这一路上走了半个月,战昊依然没听到乌千雪说过一句话,所以他确定,这位护国候捂的这么严实的乌小姐的确是个哑巴,要不然正常人哪能半个月不说一句话的。

白梅打开车门,先下了马车,然后伸手扶住乌千雪下来。

乌千雪大大的水眸看着眼前威严耸立、金碧辉煌的金銮殿,随即就淡淡的收回了目光看向战昊。

战昊惊讶她的淡定,低声道,“这是金銮殿,皇上处理朝政上早朝的地方,皇上今天在这里见你,你只能一个人进去,侍女是不能进去的。”

白梅一听急了,她不进去,小姐又不能说话,怎么办,她刚要开口,乌千雪拍拍她,示意她在外面等着。

然后抬脚往金銮殿的台阶走去。

中间是雕刻的飞龙,两侧是台阶,乌千雪准确的走在臣子才能走的一侧,让战昊心里很震惊,乌千雪是第一次来京城,更是第一次进宫,怎么感觉她好像一点惊慌好奇都没有,还有着朝臣们都没有的淡定和从容呢?

看着前面小小的身影,不自觉的让他跟那道总是伟岸笔直的身影重合在一起,果然是乌景松的女儿,这气质简直一模一样。

他跟在后面,走到大殿门口,乌千雪站住了脚,看向战昊,这是等着他通报呢。

战昊压下心里的震惊,“乌小姐稍后。”

他跟守在外面的侍卫说了一句,侍卫立即进去通报。

“宣护国候之女乌千雪觐见!”一名手拿拂尘的太监出来尖声喊道。

乌千雪淡漠的忽略了太监好奇打量她的目光,看了一下自己的着装有没有哪里不妥。

水粉的裙子,绣着片片雪花,这是娘亲亲手给她做的衣裙,可惜她一直没有机会穿。她是在雪漠边城出生长大的,那里常年飘雪,根本穿不上这么丝薄的衣裙,可是娘亲每年都会给她做上几套这样的裙子,她只是会在每年娘亲给她做好后,在地龙屋里试一试,每次娘亲脸上都笑开了花一样,夸奖她的女儿美的像九天神女一样。

乌千雪心里一酸,眸子湿润起来,忽闪了两下,让自己恢复淡定,然后从容的走到大殿门前,抬起脚迈过高高的门槛,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金銮殿左侧拐角处,姬长君站在那里,看着那道娇小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。

从乌千雪一下马车他就看到了,原本以为会看到一个娇滴滴哭唧唧的小女孩儿,毕竟一下子失去父母和哥哥,这样的悲痛就是男孩子也承受不了,更何况是一个才九岁被父母兄长呵护着长大的小女孩。

可是乌千雪淡定的让他震惊。

凤眸眯了一下,抬脚往金銮殿走去。

乌千雪脚步不急不缓,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去。

众人在她进来时目光就齐刷刷的落在她身上,小姑娘才九岁,梳着羊角髻,穿着粉粉的裙子,精致的五官完美的继承了乌景松夫妻的颜值,美的跟画上的小仙子一样,心里都升起同一个念头,难怪乌景松捂得这么严实,这要是自己的女儿,自己也捂着不给别人看。

乌千雪一路走去,目光只在龙椅上的皇帝脸上停顿了那么一下,自然而然的走到最前面,没有跪下行礼,而是用女孩子的礼节作了一揖。

众人并没有听到她说话,对于礼节虽然心里都嗤笑,但是并没有人出声。皇上并没有为难她,一个小女孩儿,从来没来过京城,第一次上金銮殿,能不害怕已经很难得了,至于礼数他堂堂一国之君这点气度还是有的,也没计较。

“丫头免礼。”皇上声音和蔼的道。

乌千雪站直身子,抬头看着皇上,用手指了下自己的嘴,然后摇摇头。

皇上一怔,“乌家丫头是告诉朕你不能说话,是吗?”

乌千雪点点头。

所有人都被皇上这番话给惊着了,不相信的看着乌千雪。乌景松夫妻都是那么惊华潋滟的人物,居然生了个哑巴女儿?原来这才是乌景松捂着女儿不让人见的主要原因,一个哑巴女儿不是只有让人嘲笑的份吗,众人都以为发现了事情的真相。

而走到大殿门口的姬长君听到父皇的话,脚步一顿,目光落在那背对着他的小小身影上,她居然是哑巴?

魂逆九天之天命神女

手机畅享专区

扫码下载APP